365bet官网亚洲娱乐

在穿越中走进《山海经》的世界——我读《食火兽》

“萧袤,湖北黄梅人。16岁尝试写作,至今痴情不改,童心依然。”在书的勒口上,我读到了这个以往陌生的作家,身着红衣,戴着黑框的眼镜儿,脸上的笑是满溢着孩子般的天真,这个被喜欢制造噱头的出版商戏称为“中国童话大师”的萧袤,被新浪网育儿频道笑称为“好玩的老爸”,究竟有哪些神奇法宝呢?

“萧袤式”的俏皮和幽默俯拾皆是

“世界倾斜了,我必须歪着头,使劲地向后仰身子(差点仰翻了),让目光跟我家的后门、墙壁平行,才可以正常地看到他的‘行走’。”这是萧袤在《竖亥》中描写“我”歪着头看到“竖亥”行走的样子,会让我们读到一个纯稚的孩童,用另一种视角来观察周围:变换着“看”的方向,然后变换着“看”的地点:乡下的菜地,房顶,城里十字路口,公交车、横街,接着“我”还在太空“看”到竖亥的行走——“就那样走啊,很容易的……”这朴素的话,诠释了一种坚持不懈、执着向前的精神。竖亥为了丈量世界,永远在路上,虽没有追逐的勇往直前,却有着锲而不舍的“工匠精神”。萧袤把《山海经·海外东经》中描写“帝命竖亥步,自东极至西极,五亿十选九千八百步。竖亥右手把算,左手指青丘北。”的艰涩文字,变成了“萧袤式”的童话故事,当穿越时空,《山海经》中的“竖亥”遇到现代人的“我”时,同时跻身太空,竖亥被赋予了更多的俏皮,“忙你的工作吧,……3,不要让你的领导抓拍到你,有摄像头是不是?”

与时俱进的《竖亥》让学生津津乐道。“萧袤式”的俏皮与幽默在《迷榖花》《菌人》《巴蛇》《食火兽》《鬼哭》中比比皆是。特别是《菌人》中,鹤与菌人的对比非常鲜明,“鹤喜欢吃菌人,但鹤并不屑于跟菌人斗。”“有啥好斗的?不是一个重量级的!”“想当初,蚂蚁和恐龙原是宿敌,恐龙消亡了,蚂蚁还在。鹤还在,怎么会没有菌人呢?”这些俏皮的问话,在我们会心一笑之余,也会怦然心动:大千世界,芸芸众生,就像那个《借东西的小人》的书中一般, 也许那极小极小的人,譬如菌人的存在也未可知呢。  

 穿越中赋予经典“现代理念”  

在《食火兽》的六篇童话故事中,每一个都吸引着学生,也吸引着我的眼球。读完《巴蛇》,对“逶逶”“迤迤”最后走上“吞象”之路是因为“爱”,扼腕长叹之余,想起《巴蛇》中爸爸对“逶逶”们的叮嘱,告诫逶逶“千万不要吃大象”。这种“告诫”的“大道理”,因为缺乏具体的理性沟通,导致了“逶逶迤迤“大象”的渴望,而山膏的“贪心不足蛇吞象”加剧了这种渴望的指数。作者萧袤通过这个故事在告诉我们,在教育孩子掌握核心价值观的时候,光讲大道理是没有用的。

《迷榖花》就如作者萧袤说的那样,“这是一篇很像童话的童话。”说它“很像童话”是因为故事中的小女孩、森林、小木屋、移动别墅……这些道具,就像是《纳尼亚传奇》里的一般,穿越是需要道具的。

“咸阿姨”“即阿姨”“罗阿姨”是作者详细写的,加上其他的七个女巫,是作者在《山海经》里读到的“灵山十巫”,是小女孩在寻求着一个通向未来不会迷路的“迷榖花”时遇到的。在“灵山十巫”告诉小女孩“千万不要打开这扇门!”的时候,人性中的“好奇”就会应运而生——“我一定要打开这扇门!”所以,小女孩屡试不爽。当我们告诉学生“不要”做什么的时候,他们的行为却是“要”做什么。很多次,我告诉学生,这个“鬼”字容易写错,我给予学生的正确理解是从“鬼”这个字的字源,再到字形。如果,稍不留神,说了一句不该说的话:“‘鬼’的上面是个‘白’,和‘龟’不同的,不能写错啊!”结果,我也屡试不爽,几乎全部写错。所以,在教学中,要和学生说正迁移的,不能负迁移。

我之说以说“鬼”字的写法,是因为萧袤的《鬼哭》。前几年教小古文《活见鬼》,学生会笑成一团。读《鬼哭》的时候,大家都有点小怕怕的感觉,有点惊悚,读完却释然:文字对人类文明的发展多么重要啊!“……当个鬼真是一点儿意思也没有啊!呜呜呜……呜呜呜……没有人教我们认字,难道……难道我们连哭几声也不可以吗?”哈哈,有学生在小主持的朗读声中笑出了声,虽然她自己读的时候也笑过,这次还是要再笑一笑的——《鬼哭》是因为不认识字啊!从这里,我们都体会到了幸福的生活:

没有一艘船能像一本书,把人带往远方。

也没有一辆车能像一本书,带人穿越到山海经的世界……

 

Copyright @ 2006-2017 宜兴市桃溪小学 yxstx.net All Rights Reserved

网站备案序号: 苏ICP备09079575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