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65bet官网亚洲娱乐

千江有水千江月——教材解读《古诗两首》(《望洞庭》《峨眉山月歌》)

《望洞庭》和《峨眉山月歌》是编者为四年级秋学期编的《古诗两首》,这两首诗写的是秋夜中的山、水与月儿,写了满月和残月中的“水中月”,承接第2课《但愿人长久》的“人有悲欢离合,月有阴晴圆缺”。

    我国有五大淡水湖,洞庭湖位居第二,处于长江中游以南。史载,洞庭湖原为古云梦泽的一部分(春秋时,“梦”在楚方言中为“湖泽”之意,与“漭”相通),本为华夏第一大淡水湖,有诗云“气蒸云梦泽,波撼岳阳城”。八百里洞庭,烟波浩淼,水天相接,朝晖夕阴,气象万千,这种胜景,“前人之述备矣”。然则,秋夜下的洞庭湖,却是别有一番滋味。刘禹锡,字梦得,唐代文学家,哲学家。他性情豁达,傲视忧患,“自古逢秋悲寂寥,我言秋日胜春朝。晴空一鹤排云上,便引诗情到碧霄。”诗人刘禹锡在多次的政治打击下,屡遭贬谪,长庆四年(824)他在转任和州途中经过洞庭湖时写下《望洞庭》。

  月圆的秋夜,途经洞庭湖的诗人望见了什么?一幅宁静优美的洞庭月夜图:朗朗清月洒下如水的月华,湖面上水平如镜。静静的月,静静的湖,两相辉映,构成了一幅沉静、和谐、秀美的图画。为何今夜如此静谧?因为无风,风平则浪静,湖光秋月、水天一色。“镜”有“水平如镜”“镜花水月”“明镜高悬”等意向。镜未磨形象地写出月光下洞庭湖湖面的缥缈与朦胧,就像古时没有经过磨拭的铜镜一样,没有鲜亮的光泽。“磨”有“磨杵成针”之说,就是说“只要功夫深铁杵磨成针”;“磨”还有“磨砖成镜”之说,意思是“努力不一定会成功,但是不努力就一定会成功。”

   一个遥望将我们的视野一下拉向广阔的八百里洞庭。此时的诗人展开了奇丽的想象,他仿佛孙悟登上了筋斗云,又像是现代人乘坐在飞机上,俯瞰着八百里的洞庭湖,给整幅画面画出了点睛之笔——如果把月光下泛着银白波光的洞庭湖比作一只巨大的白银盘的话,那么,湖中风景秀丽的君山不就是这白色银盘里一枚可爱的青螺吗?“青螺” 可以理解为“青色的田螺”,也有人把“青螺”解释为一种青黑色的螺形的墨,是古代妇女画眉的用品。这说法可能是受神话传说的影响。相传在远古时代,洞庭湖中并没有岛。每当狂风大作、白浪滔天时,来往船只无处停靠,常被恶浪吞没,当地人民苦不堪言。这件事引起了水下72位螺姑娘的同情,她们忍痛脱下身上的螺壳,结成一个个小岛,后来连在一起,就成了今天的君山。君山上的72峰,就是72位螺姑娘变成的。

    美丽的传说映衬着洞庭湖中君山的美景,好一个“白银盘里一青螺”!

  说来也巧,诗人雍陶也曾写过一首《题君山》,其诗曰:

        烟波不动影沉沉,碧色全无翠色深。

        疑是水仙梳洗处,一螺青黛镜中心。

读雍陶的诗,我们不难发现,诗人从君山的倒影起笔,点出了湖山的色彩,继之又将神话传说融于景物描写之中,使山的秀美形神两谐地呈现在我们眼前。与刘禹锡的《望洞庭》相比,可以说,两首诗都巧妙地以“螺”作比,刘禹锡的《望洞庭》是将皓月银辉下的山比成银盘中的青螺,而雍诗则是将倒映湖中的山比成仙女青黛色的螺髻。人们说,对比之下,细微的差异可能会更加清楚。

“我住长江头,君住长江尾。日日思君不见君,共饮长江水。”沿着长江,逆流而上,进入四川盆地,来到峨眉山,我们就会情不自禁地吟诵《峨眉山月歌》。《峨眉山月歌》作者是李白。李白,字太白,号青莲居士,是唐代伟大的浪漫主义诗人,被后人誉为“诗仙”。他与杜甫并称为“李杜”,为了与另两位诗人李商隐与杜牧即“小李杜”区别,杜甫与李白又合称“大李杜”。

李白和长江有着不解之缘。他祖籍陇西(今甘肃一带),出生于中亚的碎叶城,五岁后随父迁居蜀州,在四川江油度过少年时代,二十五岁后就出岷山,沿着长江漂流,《峨眉山月歌》即写于此时。为谋求政治出路,实现政治理想,胸怀四方之志的李白仗剑去国,辞亲远游。当他乘船夜行,仰望峨眉山上皎洁的明月,俯视月映清江的迷人美景时,感怀万千,写下《峨眉山月歌》:“峨眉山月半轮秋,影入平羌江水流。夜发清溪向三峡,思君不见下渝州。”短短四行诗共二十八个字,竟用了五处地名:峨眉山、平羌、清溪、三峡、渝州,流露出诗人出蜀的急切心情,展开了一幅千里蜀江行旅图。在不断变更的地名中,不变的是诗人和那半轮秋月,真是“月亮走我也走”。月只有“半轮”,一则有“青山吐月”的意境,二则也预示诗人远游,别情依依。“千江有水千江月”,水中之月终是虚幻,“思君”之情愈来愈浓,因此,这首诗看似咏月,实则抒发依依惜别的怀乡之情。

  诗的前两行写作者乘船夜行,抬头仰望,半轮皎洁的秋月高高地挂在峨眉山头,字因为诗歌押韵的需要放置句末,交代了季节,更显月色之美。低头俯视之间,月影已然倒映在平羌江上,可见船行之快。随波逐流,随船而行的是那半轮秋月,仿佛是一路相送的亲朋好友。峰回水转,从清溪出发往三峡的方向,江面愈行愈窄,两岸是高耸入云的悬崖峭壁,一路相伴的秋月似乎被高山遮挡,山重水复,时隐时现的秋月依旧陪伴着诗人,可是明月依旧,却是“可望而不可及”,友人呢?更是如此。

这幅千里蜀江行旅图,以地名贯穿全诗,恰似我们乘坐高铁出门远游,途中关注的是“XX站”到了,激动新奇欢快之情一览无余。而在《峨眉山月歌》中,诗人独具匠心地找到了一个大大的参照物——半轮秋月。秋月好像有情,时时关注诗人的行踪,其实不然,关注自己的唯有自己的亲朋好友啊。等我们抵达终点,总会打给电话给家里的亲友,汇报平安。李白呢?彼时山重水复,远离故乡,远离亲友,思念之情怎能不油然而生呢?“思君不见下渝州”,顺流而下,抵达渝州,诗人怀想着故乡的亲人、故乡的明月。此诗真实地刻画出诗人年轻时仗剑出蜀,他对未来生活的美好向往,以及辞亲远游时对亲人、故乡的依依不舍,真是“明月千里寄相思”。

同样写船行轻快,同样是诗人李白,他在公元758年,因参加永王李璘幕府事被牵连,流放夜郎(今贵州省西部),行至白帝城才得赦免,写下了《早发白帝城》:“朝辞白帝彩云间,千里江陵一日还。两岸猿声啼不住,轻舟已过万重山。”中年之后的李白,在被流放的途中听到赦免的消息,怎能不激动万分呢?然而千里江陵,诗人已没有了年轻时的新奇、激动的闲情逸致,有的是返回朝廷的迫切心情……

人有悲欢离合,月有阴晴圆缺,此事古难全。但愿人长久,千里共婵娟。满月,残月,静止,流动,“多情只有春庭月,犹为‘后人’照‘繁花’。”希望自己能通过这两首诗的教学,做一个引导者,引导着学生走进古诗词的“明月楼”。

 

Copyright @ 2006-2017 宜兴市桃溪小学 yxstx.net All Rights Reserved

网站备案序号: 苏ICP备09079575号